走进日本出国劳务人员(技能实习生)的工作现场

记者采访了富士市当地雇佣日本出国劳务人员(技能实习生)的企业。深刻感受到劳务人员作为【劳动者】所起到的成效显著。

最先拜访的是金属加工公司。这家公司有十年以上引进外国劳务人员的资历,目前有3名越南籍的男性工作在板金和焊接的现场。

关于劳务人员的聘用,是社长亲自去到越南,在当地的工业大学或专门学校等地对毕业生进行面试选拔。在这之后,他们需要通过越南的派遣机关接受半年的日本语教育及生活训练等,然后来到日本。整个录取过程所耗费的成本很高,但为了应付严重的人手不足实在没有别的选择。引进年轻的劳务人员,也让会社变得更有活力。

3年的实习过程中,劳务人员不仅掌握了基础技术,从草图到成品整个过程中的所有技术都得以掌握。只是,非常可惜的是,回国后在他们的母国几乎不能用到这些本领和技术。在越南不但没有拥有同样程度机器的企业,金属加工的工作也难以达到他们理想的收入。

问正在日本实习第三年的他,回越南后想做什么,「想在日企上班」对方这么回答了我。把妻子和孩子留在越南独自来到日本,在日本学到高度技术的他的梦想,如果能在越南实现该多好。

这是他在日本实习的第一年,家里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弟弟和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妹妹,为了弟弟妹妹两人的学费而努力工作着。听说在工厂放假休息的日子,他会去志愿者举办的日语教室学习。从他那努力用日语向我表达想法的样子中,我感受到了他认真的态度。

作为劳务人员来日本,他们本人需要负担不菲的费用。一旦中途气馁,就会欠下高额的债。在这的工作关系着他们的人生。和一不高兴马上就辞职的日本年轻人不同,从不请假,拼命工作着的劳务人员是值得大家感谢的,社长的话里也表达了对他们的肯定。

这次对话了的劳务人员中有大多数都表示了「实习结束后还想在这里工作」「还想回到日本」之类的想法。好不容易掌握了技术3年后却不能继续待在这里,这对经营者来说也是烦恼的根源。只有被认定为[高级人才]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再来日本工作。前提条件是需要大学学历,门槛非常的高。

社长给我看了一个一毫米角的骰子。不是削出来的,而是用厚度为0.2毫米的不锈钢板,焊接后形成立方体,再用激光烧出洞作为骰眼。我觉得这才是需要专业技术的领域。

接着采访的是纸张之城,很有富士市风格的一家纸类相关的公司。三个越南的女性实习生和一个斯里兰卡的男性留学生在这里工作。一年前开始引进劳务人员的时候,和有雇佣许可制度的韩国之间为了人材而互相争取抢夺,为了确保优秀的人材着实费了不少的苦心。

社长说,这个女孩,每天连公司提供的每份150日元的午餐都不吃,坚持着每个月给家里寄15万日元(9000人民币左右)。她们不但平常愿意加班,连周六周日都非常愿意上班,可是因为日本的劳动时间限制制度而受到限制。

斯里兰卡的留学生,4月份即将作为高级人才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。他用完全不像一个打工人员的纯熟度在操作着机器。能力强,性格积极,工作的每个环节都熟记于心。从他一边点头,一边用流利的日语对答着的样子中可以看出,他已经适应了日本的社会。“比日本人强太多啦”,听社长这么说,我只能无奈苦笑。

看着外国的劳务人员和留学生们,深刻的感受到他们作为[劳动者]所起到的了不起的作用。不止这次采访的制造业,包括农业、便利店为首的零售业、介护等领域都发生着同样的变化。政府现在开始研究外国人劳务人员的扩大问题,其实现实可以说已经先一步走了很远了。考虑到严重的劳动力不足的话,无疑需要更进一步的应对。我打算好好地倾听现场的声音,并积极提出建议。

*本文禁止转载。

上一篇:穷小子因到日本劳务打工成为创业老板

下一篇:他们的人生因出国劳务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

回到首页